儿子成绩下滑 华裔家长一做法逼疯老师(图)



据美国中文电视记者李若冰报道,孩子的学业是很多华人关注的头等大事。最近却有纽约市华裔家长反映,孩子在州考中成绩下滑严重,老师却迟迟不愿与家长见面。而即使在见面之后,家长也表示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这是怎么回事?

家住纽约市皇后区小颈,从事教育工作的包先生有两个孩子,小儿子在67初中读八年级。包先生说,小儿子一直就读资优班,成绩稳定,之前参加纽约州州考时,成绩都在4等左右。但去年8月,当2016年州考成绩公布时,全家人都傻了眼:在英语语言考试中(English
Language Arts, ELA)小儿子只拿了2等,这样的成绩可以说是勉强及格。

心急如焚的包先生联络了67初中当时新上任的校长,以及26学区的学监,希望能组织一次试题分析会,并要求在去年教孩子英语语言的老师也一同出席。校长虽然同意组织试题分析会,但表示孩子去年的授课老师“不愿参加会议”。包先生和校方僵持不下,会面一拖就是两个多月:“电话有三四次,然后和(当时的)代理校长亲自见面也谈过好几次,邮件有98封。”

在包先生的再三坚持下,最终他在11月21号与67初中校长、去年和今年授课的两位老师以及该校英语语言学科的辅导老师和学监见面。但对于此次见面,包先生并不满意:“那位我们通过98封邮件和好多电话要求来的老师,坐的离我最远。她就说‘我们去年好像已经谈过了’,我说‘我们谈了什么呢’,她就很笼统地说‘当时谈了什么就是什么’,好像不是很愿意回答。”

包先生说,自己与孩子去年的授课老师一直有联系,沟通还算顺畅。去年孩子的薄弱环节是写作,但州考中儿子在写作方面相对不错,失分最多的部分却是阅读,说明儿子学业状况已经发生了变化,老师不应该用去年的笼统建议敷衍家长,而是应该针对孩子的考试成绩提出详细的意见。

包先生还表示,去年纽约州州考首次采取不计时的方式,因此他也想了解校方在考场、学生餐饮等方面做了哪些安排,是否会对孩子考试产生影响,但包先生说,校方并没有解答这些问题,他希望校方能再次安排家长和老师见面,但没有得到回复。

记者近日联系了67初中校长,但校长表示,不便对在校学生的个人事件进行评论。在一份声明中他表示,该校与家长联系密切,家长可通过会议、与老师亲自会面,以及电话和网络等方式与老师探讨孩子的学业。该校长表示,他欢迎学生和家长与他联系。

从一拖再拖的会面,到无法令人信服的答复,包先生对校方的回避态度非常不满。那么校方是否有义务就孩子的学业与家长会面呢?纽约市教育局媒体负责人表示,纽约市所有学校每周应提供40分钟的时间,供家长与老师探讨孩子学业。此外,每学年学校还应组织四次家长和老师会面。但对于包先生要求进一步会面,学校是否必须给予回应,该负责人没有进行直接答复。

该负责人表示,如果纽约市家长与教师沟通出现障碍,可以向学校的家长协调员(parent
coordinator)反映。曾在史岱文森高中担任校长的张洁也表示,家长还可以向家长联合会(PA/PTA)反映问题;如果没有结果,可要求所在学区的学监(superintendent)敦促校长与家长沟通;如果依然不满意,还可以去信教育局局长:“教育局网站上也有一个专门给局长法瑞娜的通道,你可以直接发电子邮件给局长。局长办公室专门有人会接受投诉,要求校长给一个答复。”

张洁强调,家长联合会不仅是家长反映问题的渠道,也是校方介绍学校最新情况的通道。但一位不愿具名的华裔社区教育委员会(CEC)成员表示,华裔家长在大部分学校的家长联合会中参与度都很低。如果华裔家长在家长联合会中占少数,且不能当选联合主席等核心职位,华裔家长的需求不会得到重视。

包先生也表示,虽然67中学亚裔学生过半,华裔学生又占亚裔学生的大多数,但就他参与的几次家长会来看,华裔家长在家长联合会中的参与比例不足三成:“华裔家长问问题也不是很多,就只有我问了问题。”

对此,张洁表示,一些华裔家长因语言问题,而不愿参加家长联合会。其实,家长可要求学校在会议上提供翻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